?

加密货币全线下跌,比特币跌破7000美元关口

签订丧权辱国《马关条约》的李鸿章,真的该背负甲午惨败的骂名吗?******

原标题:签订丧权辱国《马关条约》的李鸿章,真的该背负甲午惨败的骂名吗?

李鸿章

今年是甲午战争爆发125周年。一场战争让中日两国国运大转,125年前的海战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一个是实践“中体西用”“洋务运动”的清政府,一个是经过“明治维新”“工业革命”的日本,二者之间的碰撞过程究竟如何?

从那场战争开始,中国人和日本人的整体感受,几乎调了个过儿。原本自称“天朝上国”的大国,一下子掉进了彻骨的冰窟窿;原本我们口中的“蕞尔小国”,却一下子跻身近代强国之林。此后,一辈一辈的中国人,一直在深刻地反思,反思为什么我们过得这么不容易,反思为什么我们败了,且败得那么耻辱。

以下文章节选自 《知日·甲午海战,再认识》,由长江文艺出版社授权发布:

1894年冬,天降大雪,滴水成冰。在东北,空气中散发着雪的凛冽,也散发着血的腥味,整个战场遍布着绝望。

可以说,在甲午战争中受打击最大的就是李鸿章了。战场的主力,几乎都是他的淮军嫡系。那段时间,李鸿章不时地听到一个又一个晴天霹雳。他的朋友吴汝纶曾经回忆说:“平壤之败,李相国痛哭流涕,彻夜不寐……及旅顺失守,愤不欲生。”甲午战争结束,李鸿章就像一个身败名裂的赌徒,将自己所有的家当和名声输得干干净净。

(1895年)3月4日,光绪正式发出了全权证书,宣布李鸿章为头等全权大臣,予以署名画押之全权。14日,李鸿章等人乘坐德国轮船“礼裕”与“公义”,悬挂“中国头等议和大臣”旗帜,启程直奔日本马关。随从出访的有李鸿章嗣子李经方,随员伍廷芳、马建忠,以及美国顾问、前国务卿科士达等。李鸿章就是这样带着悲怆与耻辱,来到了日本马关。

李鸿章和家人

展开全文

那段时间,位居太平洋当中的日本列岛洋溢着节日的气氛。日本报纸把这场戏剧性的胜利比喻成两千多年前越王勾践对吴王夫差“卧薪尝胆”的复仇。对于中国的文化和历史,这个岛国一直耳濡目染,熟悉得甚至胜过自己的历史。几乎每个日本城市的街道边,都悬挂着各式各样的标语和横幅,每天早晨或傍晚,很多人都自发地聚集在一起,举行一场游行庆贺一下。有时,他们也排列着各种各样的方阵——马车方阵上,有身着节日装束的神父、欣喜若狂的孩子、市议会的议员;花车上,有人用竹竿挑着纸糊的或柳条编成的人头,那代表被斩首的中国人。繁闹的狂欢中,也有很多事故产生:酗酒打架时有发生,一些浪人更是趁火打劫,偷窃钱财,甚至调戏良家妇女。总而言之,在那段时间里,整个日本都在进行着一场狂欢,一些稀奇古怪的事情也在这样的狂欢中上演了。

马关,这个无足轻重的小地方,更是狂欢的焦点。当马关成为日本和清国谈判地点的消息传出之后,有很多日本人从四面八方专程赶到这里,他们当中有记者,有贵族,而更多的,则是各界平民。他们和当地人一起,每天守候在清国使团来来往往的路上,举着国旗,喊着口号。然后,他们就从报章上寻觅一切有关谈判的消息。他们关心着谈判的进展,关心着自己国家的命运,也关心着那个从清国来马关的首席谈判大臣的一言一行。

马关议和之地春帆楼,本是日本医生藤野玄洋于1862年开办的诊所。春帆楼地处高地,风景秀丽,附近有一处温泉可供休养。藤野玄洋医生死后,其女美智子不通医术,但独具慧眼,在这里开办了一家河豚料理店。伊藤博文选定“春帆楼”作为中日谈判地点,显然,他就是想在这个诗情画意的地方,轻松地吃下清国这条鲜美的“河豚”。

1895年3月20日午后2时半,李鸿章一行登上春帆楼。春帆楼上,放着一长方形会议桌,旁边摆放着十多把椅子。日方还特别在李鸿章的座位边安置了一个痰盂,大约有意无意地提醒着大家,这位清国全权大臣已值暮年,垂垂老矣。

伊藤博文为谈判颁布了四条规定:除谈判人员外,任何人不得进入会场;各报报道必须要经新闻检查后方可付梓;除官厅外,任何人不得携带武器;旅客出入,均需由官厅稽查。此外,伊藤博文还特别宣布:清政府议和专使的密码密电,均可拍发,公私函牍概不检查。从表面看上去,好像日本人对李鸿章和清国使团非常客气,其实,日本人已成功破译清廷的密码,在谈判过程中甚至了解到清国使团此次来日本的赔款底线是2亿两白银,因此早就成竹在胸。

马关春帆楼

3月21日,在与李鸿章的首次谈判中,伊藤博文向李鸿章提出的停战条件是:日军占领大沽、天津、山海关一线所有城池和堡垒,驻扎在上述地区的清朝军队要将一切军需用品交与日本军队;天津至山海关的铁路由日本军官管理;停战期间日本军队一切驻扎费用开支由清政府负担,等等。

伊藤博文明白,山海关、天津一线如果被日军占领,将直接危及北京安全。这个停战条件是清政府万万不会答应的。如果这一条件被清政府驳回,日本正好就此再战。尤其狡猾的是,伊藤博文此时隐藏了日军正向台湾开进的事实,企图在日军占领台湾既成事实后,再逼李鸿章就范。

李鸿章与伊藤博文等会面

春帆楼上,中日两国代表唇枪舌剑,谈判僵持不下。恰在此时,一桩突发事件改变了谈判的进程。

3月24日下午4时,中日第三轮谈判结束后,满腹心事的李鸿章步出春帆楼,乘轿车返回驿馆。谁知,就在李鸿章乘坐的汽车快到驿馆时,人群中突然蹿出一名日本男子,在卫兵未及反应之时,朝李鸿章脸上就是一枪。一时间,现场大乱,行人四处逃窜,行刺者趁乱潜入人群溜之大吉,躲入路旁的一个店铺里。

李鸿章左颊中弹,血染官服,倒在血泊之中。随员们赶快将其抬回驿馆,由随行的医生马上进行急救。幸好子弹没有击中要害。过了一会儿,李鸿章苏醒过来,他显得异常镇静,除了安慰随行外,不忘叮嘱随员将换下来的血衣保存下来,不要洗掉血迹。面对斑斑血迹的官服,73岁的李鸿章算是找到了一点安慰,他一声长叹:“此血可以报国矣!”

李鸿章的伤口在左眼下一寸的位置。子弹虽然留在了体内,但并没有伤到眼睛。德国驻日公使馆的医生赶来为他看病。各国医生会诊之时,日本医生建议开刀,但德国和法国医生坚决反对。理由是既然这颗子弹对李鸿章眼睛的正常功能无害,不如暂时留在体内,如果贸然开刀,将会危及李鸿章的性命。

甲午谈判中枪后的李鸿章

李鸿章在日本遇刺引起了国际舆论对日本的强烈谴责,日本国内一时陷入非常被动的局面。伊藤博文闻讯后发怒道:这一事件的发生比战场上一两个师团的溃败还要严重!他最担心的是虎视眈眈的西洋各国借机挑起对日本的战争,趁火打劫,坐收渔人之利。警方很快抓到了凶手。

经审讯,此人名叫小山丰太郎(又名小山六之介),21岁,是日本右翼团体“神刀馆”的成员。他不希望中日停战,更不愿意看到中日议和,一心希望将战争进行下去,所以决定借刺杀李鸿章,挑起中日之间的进一步矛盾,将战争进行到底。

小山丰太郎的想法与日本政府此时的意图大相径庭。日本政府本来拟就的谈判方略是,借战争逼迫清政府签订不平等条约,然后见好就收。毕竟,日本也在甲午战争中耗尽了力量,小山丰太郎的行为恰恰无异于授人以柄。

4月10日,李鸿章伤势稍好转之后,面缠绷带,又回到了谈判桌前,中日双方就甲午战争展开第五次谈判。由于李鸿章受了枪伤,日方做出了一亿两白银的让步。李鸿章苦笑,这一枪挨得值了。但他不甘心于此,向日方讨价还价:“总之,现讲三大端,二万万为数甚巨,必请再减;营口还请退出;台湾不必提及。”

伊:“如此,我两人意见不合,我将改定约款交阅,所三只能如此。为时太促,不能多办。照办固好,不能照办,即弃驳还。”

李:“不许我驳否?”

伊:“驳只管驳,但我主意不能稍改。贵大臣固愿速请定和约,我亦如此。广岛有六十余只运船停泊,计有二万吨运载,今日已有数船出口,兵粮齐备。所以不即出运者,以有停战之约故耳。(威胁)”

李:“停战期满,可请展期。”

李:“赔款还请再减五千万,台湾不能相让。”

伊:“如此,当遗兵至台湾。”

李:“我两国比邻,不必如此决裂,总须和好。”

伊:“赔款,让地,犹债也。债还清,两国自然和好。”

李:“索债太狠,虽和不诚。前送节略实在句句出于至诚,而贵大臣怪我不应如此说法,我说话甚直,台湾不易取,法国前次攻打尚未得手,海浪涌大,台民强悍。”

伊:“我水师兵并不论何苦皆愿承受,去岁北地奇冷,人皆以日兵不能吃苦,乃一冬以来我兵未见吃亏,处处得手。”

中堂起席,与伊藤作别,握手时再请将赔款大减,伊藤笑而摇首云不能再减而散。在谈判过程中,李鸿章还开玩笑地提及要聘请伊藤博文当任清国宰相。

《马关条约》谈判

李:“(微笑)愿向我国政府建议,礼聘阁下为敝国宰相如何?”

伊:“(亦微笑)敝人一身已献给我国天皇。如蒙陛下恩准,不拘何时,亦不拒绝为贵国竭尽微力。”

李:“如贵国皇帝陛下恩准,阁下能否应我国之礼聘 ? ”

伊:“博文之区区一身,既已属于我皇帝陛下,如陛下不允,亦无可奈何,敝人或进或止唯皇帝陛下之命是从。如陛下恩准,敝人将不避艰难,舍身为贵国效力。”

1895年4月17日,日清双方全权代表在日本马关春帆楼举行签约仪式,李鸿章与日本代表签订了丧权辱国的《马关条约》。条约规定:

  • 清政府承认朝鲜“独立自主”;
  • 割辽东半岛、台湾、澎湖列岛及附属岛屿给日本;
  • 赔偿日本军费白银2亿两;
  • 增开重庆、沙市、苏州、杭州为通商口岸;
  • 开辟内河新航线;允许日本在中国的通商口岸开设工厂,产品运销中国内地免收内地税。

李鸿章在这份条约上签字的手,一定是颤抖无力的。在草约上签字的时候,李鸿章突然想起了他临行前,恭亲王率领全体军机入奏皇帝的奏折上有这样一句话:中国之败全由不西化之故,非鸿章之故。听着这句话,李鸿章当时差一点老泪纵横。当李鸿章踏上回国船只的甲板,他发誓不再踏上日本国土。两年后,李鸿章旅欧美归来,路过日本需要换船时,他仍坚持自己的誓言,让随从在两船之间搭上板桥,直接从这只船走到另一只船,坚持不踏上那片土地。

茶乌龙 编 《知日·甲午海战,再认识》 长江文艺出版社 2019年11月

(编 / 俎燚楠,审 / 任慧)

新闻聚焦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