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贵在哪?奢侈品香水13年来平均售价上涨37%

社区书记成黑老大,老母垂帘听政,巡逻队排班为他家站岗******

原标题:社区书记成黑老大,老母垂帘听政,巡逻队排班为他家站岗

逼迫社区党委书记辞职,自己坐上该职位;要求下属尊称其为“书记”“少爷”,母亲“垂帘听政”;取消9户居民社区福利,致使有人流浪在外;谁听他话就让谁入党……曾经煊赫一时的泰安市张宸、赵文菊黑社会性质组织覆灭了。

近日,由山东省肥城市检察院提起公诉的被告人张宸、赵文菊等37人涉嫌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等犯罪一案在肥城市法院一审宣判。张宸、赵文菊分别获刑25年、20年。

这起案件也被官方定性为“隐藏深、势力大并带有政治光环的大案要案”。

张宸、赵文菊被带进法庭。

逼迫社区党委书记辞职,自己坐“宝座”

据《检察日报》报道,不到40岁的张宸,在山东省新泰市曾经煊赫一时。多年犯罪积累下恶名,让当地百姓一度“谈宸色变”。

为了躲避打击,张宸给自己找了一身合法“外衣”。2010年6月,张宸接替父亲进入新泰市青云社区工作,担任居委会主任助理兼拆迁办主任。

展开全文

当年12月,张宸伙同他人酒后到青云社区党委打砸滋事,逼迫刚刚上任不到半年的社区原党委书记、居委会主任辞去职务。2011年4月,张宸担任青云社区的居委会主任,并于当年6月入党;2012年6月,他又担任青云社区党委副书记并全面主持工作;9月,他如愿坐上了青云社区党委书记的“宝座”。

进入社区工作后,张宸利用其长期积攒的恶名,逐步形成对社区两委成员、工作人员的心理强制,并利用其在青云社区的职务便利,控制了新泰市新城建筑工程有限责任公司、青云社区“巡逻队”、青龙路市场“巡逻队”等社区下设单位,把青云社区变成了他的“家天下”。

2012年4月22日,张宸在处理华府新天地工地的纠纷时,纠集青云社区两委成员及“巡逻队”等社区下设单位人员持械前往施工现场,指挥、殴打他人,并致11人受伤。事后又胁迫被害人答应调解,最终没有1名社区人员因此受到法律追究。

“青云社区”一战成名,至此,以张宸为首的黑社会性质组织形成。

张宸、赵文菊在庭审中。

9户居民被取消一切社区福利

张宸在组织里被尊称为“书记”“少爷”,其母赵文菊被尊称为“老太太”。该组织形成不久,赵文菊就借张宸之母的身份插手社区事务,指挥实施违法犯罪,她的玉春大酒店也成为该组织的聚集场所之一。据组织成员供述:“张宸肯定说了算,算是最高层;第二层应该是赵文菊,张宸所有的事都和赵文菊商量,赵文菊在幕后出主意。”

2011年底,青云社区的9户社区居民联名举报反映拆迁问题,举报信中影射张宸及其父存在违法犯罪问题。然而,这封举报信却落入张宸手里。

随后,在赵文菊的纠集、指挥下,张宸的家族成员与听命于他的社区工作人员,一同对所谓“诋毁张宸名誉”的9户社区居民及亲属实施辱骂、殴打、恐吓、损毁财物、泼洒粪便等打击报复行为。不仅如此,2012年6月25日,张宸以青云社区党委、居委会、民主议政监督委员会的名义发文,决定自当年7月1日起取消这9户社区居民及其亲属共计18名居民的老年金、丧葬、公墓、救济、补助等一切社区福利待遇,致使亲属无法落户、子女无法入托入学、死后无法入公林,居所断水断电长达两年之久。有些人被迫背井离乡,流浪在外。一名被害人在接受司法机关询问时声泪俱下,直呼“真是死不瞑目”!

赵文菊。

垄断周边建筑工程承建,获利3亿

以张宸、赵文菊为首的黑社会性质组织六年时间内,垄断青云社区及周边地区的建筑工程承建,获利高达3亿余元,严重破坏当地正常的经济、社会、生活秩序。

2015年初春,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新泰支公司根据省公司统一预算、招投标决定对经营网点进行装修改造。仅因该公司地处青云社区辖区,中标公司及新泰支公司就多次遭到威胁、勒索,在被迫缴纳6万元所谓“办公楼装饰工程垃圾清运处理费”“捐助社区建设资助款”后,才被允许正常施工。张宸扬言:“在我们青云社区的地面上,就是垒个鸡窝子也得我来干!”

此外,天眼查信息显示,张宸共在6家公司担任股东,其母赵文菊则担任4家公司的法人,这4家公司分别是:新泰市青云街道玉春品香肠店、山东泰安宸隆置业有限公司、新泰市宸隆物业管理有限公司、新泰市宸隆经贸有限公司。

谁听他话就让谁入党

自张宸担任主任、书记以后,各项工作开展都要以其个人喜好为准,给社区定了很多“规矩”,比如,警务室配备了统一橡胶棍、对讲机、巡逻车、制服,巡逻队要排班给他们家“站岗”,看见张宸必须立正喊“书记”等等。谁表现好,就奖赏谁,谁表现不好,就惩罚谁;而这好不好,完全就是看张宸高兴不高兴。有的组织成员因为听话,“叫干什么就干什么”而得到重用。据该组织骨干成员供述:“他想让谁入党谁就入党,谁听他话他就让谁入党,这块也算是张宸对这些人在政治上的奖励”。入党这样一个神圣、重大的事情,完全成了张宸笼络、控制、管理组织成员的手段。

凭借黑白两道的钻营,张宸、赵文菊还捞到了一些“荣誉头衔”。据了解,张宸一家都曾获得“劳模”称号,曾被称为“劳模之家”。

2018年4月,在山东会堂报告厅,张宸作为“山东省劳动模范”的获奖代表,登上主席台接受表彰。为此,他还找了一位专职摄影师为其服务。会议期间,张宸旁边的另一位代表请摄影师给拍张照片留念。谁承想,摄影师就因为多按了这一下快门,当晚的“庆功宴”上,就被张宸家族成员及部分青云社区工作人员11人先后以扇脸、拳打脚踢、持木棍击打等方式殴打。

社区巡逻队要为张宸家站岗。

张宸、赵文菊分别获刑25年、20年

2018年9月,新泰市公安局对张宸、赵文菊采取刑事拘留措施;同年10月12日,经新泰市检察院批准,张宸、赵文菊被依法逮捕。

2019年10月8日,肥城市检察院依法对张宸、赵文菊等37人以涉嫌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等16项罪名、99起违法犯罪事实提起公诉。2019年12月26日,肥城市法院采纳了检察机关提出的全部量刑建议,一审宣判:首犯张宸、赵文菊分别以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贪污罪,职务侵占罪,寻衅滋事罪,敲诈勒索罪,妨害作证罪,非法拘禁罪,强迫交易罪等15项罪名被判处有期徒刑二十五年、二十年,均并处剥夺政治权利五年、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其余35名被告人认罪认罚,分别被判处十九年至一年零六个月不等的有期徒刑,并处不等数额的罚金,其中9名骨干成员均被并处剥夺政治权利三年。

【新闻背景】

中央扫黑除恶督导组:

确保扫黑除恶“山东战役”打出声势、权威、成效

政道君查询发现,张宸、赵文菊黑社会性质组织覆灭时间与中央扫黑除恶督导组进驻山东时间一致。

2018年8月30日至9月29日,中央扫黑除恶第5督导组对山东省扫黑除恶工作情况进行了督导。也就是在督导期间,张宸、赵文菊被采取刑事拘留措施。

2018年10月份,在督导反馈会上,中央扫黑除恶第5督导组组长沈德咏在提到山东省扫黑除恶存在的问题时表示,各地各部门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开展不平衡,特别是办理涉黑涉恶重点案件力度有待加大。在深挖彻查方面,有的地方 “扫黑”与“打伞”衔接不顺畅,深挖黑恶势力背后“保护伞”不到位。在组织建设方面,部分基层党组织软弱涣散,对党员教育管理不够严格,执纪监督力度不足。

2019年5月,中央扫黑除恶第5督导组对山东省开展督导“回头看”。5月14日,在督导“回头看”反馈会上,沈德咏指出,个别大案要案核查进展缓慢,“打财断血”不够有力,重点行业、领域监管仍显不足,发动群众程度还需深入。要扎实推动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向纵深发展,确保扫黑除恶“山东战役”持续打出声势、打出权威、打出成效。

另据山东省人民检察院,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以来,截至目前,全省共批准逮捕涉黑犯罪案件269人、涉恶犯罪案件3904人;提起公诉涉黑犯罪案件1211人、涉恶犯罪案件4321人。

【观察】

张宸、赵文菊黑社会背后有无“保护伞”?

张宸、赵文菊黑社会性质组织在当地盘踞8年之久,如今终于覆灭。拍掌叫好之时,也有如下问题待解。

该组织背后有无“保护伞”?8年间,张宸、赵文菊犯下15宗罪,张宸更是前科不少,曾故意伤害致人死亡,但也仅获刑3年。出来后依然不收敛不悔改,还做了官,当地居民“谈宸色变”。这些年来,有无相关举报?如果有,为何都没有下文?是否有人将举报按下?如果没有“保护伞”,那么是否存在“权钱交易”?

“荣誉头衔”是如何获得?梳理涉黑涉恶案件可发现,不少黑恶势力头目都有不少“荣誉头衔”,张宸一家更是人人都是劳模。这不禁让人反思,这些头衔是如何评选出来的,是否存在花钱购买的现象?

资料来源:检察日报、天眼查、山东省人民政府、山东省人民检察院

编辑:刘兰兰

新闻聚焦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